企业公告

耐磨板特价销售NM360 20*2000*80000 5500 NM400 20*2200*8000 6500 NM400 20*2200*10000 6500 更有大量的武钢耐磨板销售价格优惠欢迎来电:021-56692669 13917985004 彭玲 021-36070335 13701664517孙小晓

公司相册更多

企业名片

上海特舟实业有限公司
行业:钢铁
电话:021-56692669
021-36070335

传真:021-56692669

发布博文联系方式


兒童吸金能力超成年人 揭家長“啃小”背後


更新时间:2021-11-25  浏览次数:

  來源: 法治日報 | 作者: 張守坤 | 時間: 2021-01-28 | 責編: 徐虹

  母親生病臥床,爺爺下地務農,一位年僅3歲的小女孩想要分擔家庭壓力,踩著椅子站在比她還高的灶臺前費力地用雙手舉起菜刀,青椒、白菜、雞肉……生火起灶,各種食材在觀眾提心吊膽的注視中被小女孩處理著,最後成菜上桌。

  看到這兒,如果你驚嘆于小女孩的早熟或是被她的孝心感動,那你可能也“上了孩子的當”。

  這是《法治日報》記者近日在某直播平臺上看到的一段視頻。在視頻最後,母親似乎從沒有生病,還和爺爺一起推廣商品;視頻底下有多位網友評論視頻剪輯造假,是通過消費孩子來帶貨,還有人説菜刀、灶火、熱油也可能給孩子帶來傷害。

  萌娃類賬號如今已是各大視頻、直播平臺上的寵兒,擁有百萬、上千萬粉絲的博主不計其數,兒童博主往往比成年人更具有吸金能力。像這位母親和爺爺一樣,把未成年人作為自己掙錢工具的,就是近年來興起的“啃小族”。

  接受《法治日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家長一味追求利益成為“啃小族”,不利於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可能給他們帶來無法逆轉的傷害。因此應當及時杜絕和抵制“啃小族”,切實保護好孩子的童年不被金錢、流量腐蝕。

  《福布斯》公佈的2020年收入最高的YouTube網紅收入榜,9歲男孩Ryan Kaji以年收入2950萬美元的成績第三次登上榜首。人們對機靈可愛的孩子難有抵抗力,萌娃類賬號在如今的各視頻網站已成為大類。

  在流量意味著收益的背景下,各類小網紅的吸粉能力不容小覷,擁有百萬級、千萬級粉絲量的兒童博主不斷涌出,並且收入可觀。而小網紅高流量的代價是一定程度的隱私洩露,與此同時,一些家長成為“啃小族”的現象也引發輿論熱議。

  根據《中國網際網路發展報告2020》,截至2020年6月,中國網路直播用戶規模達5.62億;抖音發佈的2020數據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8月,抖音日活躍用戶已突破6億人次。直播和短視頻已成為當下最火熱、最流行的兩種傳播方式。

  作為與“啃老族”相對應的一個詞語,“啃小族”指的就是這類在平臺依靠分享孩子視頻吸引粉絲,進而通過帶貨商業合作、粉絲“刷禮物”等方式實現流量變現、獲利的人群。據了解,這類家長一般是全職主播或視頻博主,拍攝的視頻也呈現流水線製作,大多有腳本、場景設置,甚至通過包裝、剪輯等手段給孩子打造“人設”。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法治日報》記者,在短視頻、直播平臺剛興起時,家長讓孩子通過拍視頻、做直播等方式錶現自己,讓孩子充分展示才能,讓更多的人看到自己孩子的優點,這本無可厚非,但後來就産生了一些變化。

  儲朝暉説,當家長看到自己的孩子通過做各種視頻或表演能夠帶來巨大流量後,內心可能就會産生讓孩子更出名、獲利更多的功利心。這種功利目標的表演對孩子産生的往往是一種負向的激勵。

  在南京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教授程平源看來,有些家長之所以成為“啃小族”,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利益驅使。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師程方平認為,這種現象的産生和社會中濃厚的商業文化不無關係。“大家都想通過成為網紅來增加收入,這對社會良好風氣的養成和對兒童的保護都會産生一定的破壞效果。”

  漢堡、炸雞、烤串等高熱量食物,不斷由父母送到小女孩佩琪的嘴邊,3歲的佩琪體重已達70斤,臉像充了氣的氣球,走起路來搖搖晃晃,家長還強調“馬上突破100斤”。該事件引發輿論關注,網友紛紛指責家長犧牲孩子健康賺錢,目前平臺已對相關賬號和視頻作出封禁處理。

  程方平説:“讓兒童成為網紅,難免會迎合一些低端品味和需求,對兒童的成長極為不利,對兒童的身體、道德品質和社會責任的養成都有影響。比如為了賺錢把3歲孩子喂到70斤,這種嚴重侵害兒童身體健康的行為就可能侵犯了兒童的健康權;因為直播、拍視頻影響兒童正常學習,可能侵犯了兒童的受教育權。”

  四川一位小男孩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情況下站在12.5米高的鐵絲護欄上直播走鋼絲,關於他“能喝兩瓶啤酒,爸爸爺爺都支援”的視頻也在網路上熱傳,其父親卻認為“更多人關注孩子,沒什麼不好”。還有一位孩子,在已經發燒需要休息的情況下,被父母要求直播吃蛋糕、喝飲料。

  在程平源看來,“啃小”不僅不利於孩子形成正確的價值觀,同時也違背了我國簽署的《兒童權利公約》的內容。

  “根據未成年人保護法,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組織未成年人進行危害其身心健康的表演等活動,違反的可能會由公安機關給予行政處罰;根據新施行的民法典第三十六條,監護人實施嚴重損害被監護人身心健康的行為、實施嚴重侵害被監護人合法權益的其他行為的,人民法院根據有關個人或者組織的申請,撤銷其監護人資格。”程平源介紹説。

  程方平認為,對家長而言,他們可能會因“啃小”很快賺了錢,但孩子的社會化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需要慢慢適應。一下暴露在媒體和公眾面前,不僅不利於兒童正常成長,還有可能暴露個人隱私,帶來人身安全隱患。

  2020年7月13日,國家網信辦發佈通知稱,嚴格排查後臺實名認證制度,嚴禁未成年人擔任主播上線直播。

  2020年11月13日,國家網信辦發佈《網際網路直播行銷資訊內容服務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提出“直播行銷人員或者直播間運營者為自然人的,應當年滿十六周歲”。

  《法治日報》記者發現,經過嚴厲整頓後,大多數短視頻直播平臺在用戶進入直播界面後都會在醒目位置出現類似“平臺禁止未成年人直播或打賞、嚴禁主播誘導未成年人消費,如直播間出現違法違規等行為請及時舉報”的提醒;在一些大平臺進行相關搜索後,未成年人主播賬號已經銷聲匿跡,之前上傳的許多違規視頻也已做下架處理。但值得注意的是,依舊有成年人為了“啃小”而鑽法律漏洞,以成人親友的身份註冊管理賬戶或者帶著孩子直播出鏡、做視頻,組織小網紅客串主播賺取流量。

  程平源認為,對於這種過度消費小網紅的“啃小”行為和一些比較新的社會事件,想要約束其回到良性發展的軌道,需要有法律法規和社會輿論的支援,我國的法律實際上已經比較完備,但關鍵在於執行,必須要有針對性地進行治理干預。

  2021年1月20日,家庭教育法草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草案提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在實施家庭教育過程中,不得脅迫、引誘、教唆、縱容、利用未成年人從事違反法律法規和社會公德的活動。

  程方平建議,家長不應把孩子過早推到鏡頭前,應切實負起監護責任,允許展示法律規定範圍內的視頻內容;網路平臺應負起監護責任,嚴格落實主播準入條件和年齡限制,從嚴把關直播和視頻內容;學校和社會也應及時向有關部門發出預警資訊提醒,糾正“啃小”現象;相關監督部門也應加強監督。

  2020年12月21日,杭州市濱江區長河幼兒園以“推陳出新迎冬至 萌童添歲賀吉祥”為主題開展冬至直播帶貨活動,在孩子的參與下為濱江區殘障人士籌得義賣善款4000多元。

  也有博主告訴《法治日報》記者,用視頻記錄孩子的成長,不僅是一段段珍貴的回憶,還能在孩子長大後將這個賬號作為禮物送給他。

  在儲朝暉看來,立法禁止讓未成年人做主播不能“一刀切”,最重要的是引導。應留有一定空間作為才能展示平臺,在此基礎上作出規範和限制,防止未成年主播過度商業化,嚴格限制不適合未成年人的內容流通進直播領域,同時對未成年人成長髮展可能造成傷害的一些商業行為也要加以限制,把握好度,為未成年人創設良好的網路環境。

上海特舟实业有限公司  电话:021-56692669  13917985004  021-36070335  13701664517   传真:021-56692669  访问数:427538次
友情链接: 特钢报价网    公司库存网
Power by DedeCms